库里亲笔信:生涯一直被低估 自己的故事要由自己书写

时间:2019-01-11 14:16:29
来源:腾讯体育     港澳在线 www.gangaonet.com
字体:

近日,勇士球星斯蒂芬-库里在《球员论坛》网站上发表了一封亲笔信,标题是《被低估》,他讲述了自己篮球生涯的一些故事,并回顾了当时的心路历程。全文编译如下——【NBA专题】

2001年夏天,我13岁,我们在田纳西州打AAU的全国冠军赛。

当时,我的身高大概只有5尺5、5尺6(1米65-1米68)的样子,就算是穿着湿透的球衣,体重大概也只有100磅(90斤)。

我们输得很惨,而我打得更烂。

过去一整年,我终于得到一次期待已久的机会,想要检验自己的成长,但我却失败了,还输得很惨。它真的就像一个警钟,提醒我那一刻的现实:我唯一从中学到的东西就是我还不够出色。

我还记得在回酒店的路上,当时我们住的好像是一家假日快捷酒店?我还在一个劲儿地生闷气。我并不是一个急性子的人,我并不会因为输球就抓狂,我就是……失落。我就像是缩进了自己的乌龟壳里。我感觉……我就是真切地感觉到,这些大型的比赛,以及这种残酷的篮球文化:就像是我们走在一条总是充满生死关头的道路上。我的父亲走过这样的道路,他成功地进入了NBA。他的儿子呢?他的儿子甚至打不赢其他13岁的孩子。

所以就像我说的,我不是在生气,我只是觉得,就像是——哦,好吧,我就是这样了?我还不够好?这就……结束了?

在那个时候,对我而言,差不多就算是结束了。

但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的父母让我坐下,在田纳西州的假日快捷酒店里,我们进行了一次谈话,我认为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谈话。

我真希望能把那些话记下来给你,因为其中真的有很多宝贵的东西。大概是这样,我的妈妈起了头。她说:斯蒂芬,这些话我只和你说一次。在这之后,篮球梦想……该怎样还是怎样。但我想告诉你的是:除了你,没有人能书写你的人生,不是那些球探,不是那些锦标赛,不是那些也许某些方面比你优秀的孩子,更不是你的姓氏。这些人,这些事,都不是你自己人生的作者。只有你自己,所以好好想想吧,花点时间,然后继续前进,去做你想要做的事。但一定要记着,这是你自己的人生。

兄弟……那个瞬间让我印象深刻。

在我成长的那些年里,那个瞬间影响着我,在我成为篮球运动员的整个职业生涯,那个瞬间也依然影响着我,那是我得到过最好的建议,每当我需要它的时候——每当我被冷落、被低估、甚至被轻视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些话,我就能扛过去。

我对自己说,没有人能决定我的人生,除了我自己,这是我自己的人生。

等一下,你不会觉得这是孩子们之间互相加油打气,然后就瞬间改变一切,赢下一切的童话故事吧?因为……

这真的不是。

兄弟,我离引起大家的关注还是差得很远,这让人疯狂。

我记得我的一部分问题是太瘦弱,我真的是非常非常瘦弱。我没办法通过增加体重来改变这一切,我和我的表兄弟威尔,常常去逛离家不远的小购物中心里的GNC(售卖运动补充剂的一家企业),只想看看货架上是不是有一些特效药。我们身上并没有钱,所以我们其实什么也买不了。但我猜我们就是想……吸入一些有魔力的GNC粉尘?我们常常为此停留20分钟,就是盯着装满神秘粉末的那些大罐子,就像是拥有了Wheybolic蛋白粉一样。

终于有一天,这一切发生了。

然后我们变成了肌肉男。

哈哈,我是开玩笑的。我们永远也不会变成肌肉男。坦白说,除了长高了几英寸,当时的我,基本就像是球探报告呈现的那样:矮,痩,能投些篮。

你能猜一下事情的发展。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引起大学的关注,大概是高三的时候,当时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对我有点兴趣。

或者我该这么说,当时弗吉尼亚理工看上去对我有点兴趣。

如果你眯着眼睛考虑一下,这件事听上去并不算疯狂,他们可能想要我,因为我的父亲在那儿上的大学,我也提到过自己如何想去那里……后来我的数据和表现终于有了一些起色。

有一天,他们的一个助教提出要来拜访一下我们的学校……想和我见个面?好吧,我当时真的开始觉得他们会正式招募我去那儿上大学。

我建议我们可以在“午餐时间”见个面,很酷,是不是?非常职业,除了……我当时只有16岁,和360个孩子一起呆在这所小学校里。“午餐”的字面意思就是在学校的食堂里,在所有学生面前。所以,可能也没那么酷。

但大日子终于来了,午餐时间到了。他们的助教走了进来,穿着大大的运动polo衫,带着一顶大大的运动帽。我们握手、入座,然后——让我说说当时真实的情况:我的感觉非常好,整个学校似乎都在议论我和那次会面。整个食堂的人都装作不在意,但其实大家都在关注着这件事。那就是一次能量午餐,我简直感觉自己身处在世界之巅。

然而……现实重重地给了我一拳。

“好的——斯蒂芬,感谢你和我见面。很开心见到你,我们希望你能成为我们的walk-on球员。”(科普一下,所谓的walk-on球员是指不能获得运动奖学金或者不会被提前招募的球员。其中一种常见的原因是家人曾经是这所学校出色的球员或者教练。就像库里的父亲这种情况。)

结果,弗吉尼亚理工是唯一一所和我会面过的大学。好吧,我可不想说感谢我的父亲,看上去就像是他为我争取来的这次见面机会。这样的会面,更像是一种礼貌?给球星的孩子一个队内的位置?我还得自己掏钱。

或者,换句话说:他们其实对我根本没有兴趣。

我记得我们在戴维森的日子有多么谦逊。

首先,听上去有点搞笑,但现在的戴维森真的很不错。我是认真的,如果你读到这篇文章,你真的可以选择去戴维森。这是一所很棒的学校,篮球项目也很不错。可是回到我上学的那时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常常被提醒,我们打的并不是一流的大学篮球。那意思就是说,我们是学生运动员,先是学生,才是运动员。100号的字体写着学生,12号的字体写着运动员。我们就是那种“酷,你刚才那球不错啊,但我现在要回去写哲学论文”的运动员,我们还和校排球队共用一个训练场。

学校的装备也是大打折扣:一年就两双球鞋,两三件T恤,再加上一副护踝。我记得就这些东西。直到今天,我最珍贵的回忆之一依然是我们新鞋包裹到学校的那个时刻。那就像是再过一次圣诞节。至于护踝……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这么说吧,赛季初,它们还是白色的,但到了赛季结束的时候,颜色就不是那样了。

即便如此,我依然很爱戴维森。到戴维森去打球,然后赢球,在那个级别的比赛中,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变成了如今的自己。它让我明白,要完成一些事情。比如,真正有所成就,打造一些别人拿不走的东西,一些完全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那很有趣,身为戴维森的球员,什么事让我印象最深刻呢?我敢肯定大家都觉得是我们在十六强时击败威斯康辛,或者是我们在八强战上对阵堪萨斯。但其实都不是。

是这两场比赛之间的一个充满回忆的夜晚。

就在我们和堪萨斯比赛的前一夜,我训练结束,吃过晚饭,要穿过大厅。这绝对是最奇怪的事:我在走廊的拐角看到了几乎半支球队的队员。他们都坐在地板上,穿着热身服,端着2007年时还非常沉重的笔记本电脑。我们这支球队刚打完对乔治城和威斯康辛的背靠背比赛,然后就坐在地板上,开始码字。

我当时好像问了一句:“额,你们都在干嘛啊?”

所有人异口同声:“期中考。”

这是真事。距离精英八强赛还有12个小时,距离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赛还有12个小时,大家都还在走廊里写论文,仔细地在word上打字。哈,我真的太爱戴维森了。

我还记得DougGottlieb,那时候,他就是一个重要的选秀分析专家。当时他说,我们那一届里有6个控卫比我更有前景。SportsCenter还把他的言论发上了推特……当我们在金州取得成功的时候,我猜有人还发现了那条推特。所以,现在这条推特偶尔还会被转发来转发去。

当然了,我还在打球,所以我现在可以笑对这些事情,但是那个时候呢?兄弟,我很难描述那些评论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扰。

球员论坛,如果你们假装不小心截屏了这条推特,并把它放在这里,我很可能不会生气。

人们所有的分析,以及球探报告,还有其他东西都集中在“我可能做不到什么”。“身高不足”、“不是终结者”、“能力非常有限”。这些评价,直到今天我依然能脱口而出。但更疯狂的是,即便是今时今日我已经取得了不少成就,联盟里也涌现了大量有自己特色的球员,展现着他们的能力——你还是能看到这些所谓的专家,用同样的老眼光看待篮球,专注于球员们能力不足的一面。

而不是去寻找他们个人的优势。

不久前,我有了一个想法。

可以称之为“被低估之旅(TheUnderratedTour),想法是这样的:我们有非常多的训练营,是吧?所有这些训练营,遍布全美,甚至全世界。兄弟,这很棒。这很特别。这些训练营是很多NBA球员最初成名的地方。我们需要继续坚持办下去!但关于这些训练营,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曾经近距离观察过,可能你也有相同的感受,只有一小部分的孩子能够不断参加这些训练营。这些孩子是评分达到4星或者5星的高中生,所有球探都认识他们,他们从一座城市来到另一座城市,从一个训练营跑到另一个训练营。

我想,你懂的,这对那些孩子来说,那些潜力新星来说,没有任何损失。不过,其他孩子怎么办?那些由于种种原因,由于人们所认为的缺陷而被打上两星或者三星评分的高中生怎么办?当然,我不是说这些孩子需要参加所有的训练营。(坦白说,也没人能做到。)但如果训练营是根据那样的标准而建立,那些孩子就没有办法得到任何邀请了吗?我想这是有问题的。我觉得我们把这些孩子——热爱篮球并且正在探索这项爱好的孩子——放在别人设置的一大堆条条框框中。这些限制会让他们在探索出自身不足之前,就阻碍他们去达到自己的极限。

这就是“被低估之旅”背后的想法:为那些没有签约的三星或者三星以下的高中生建立篮球训练营,一个为那些热爱篮球,并寻找机会证明球探认为的缺陷却实际有可能成为秘密优势的孩子准备的训练营。

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个训练营是为任何不愿意让别人来书写他们自己故事的人而准备的。

我发现了一些事。

人们是这么想的,一旦你得到了一些成就……“被低估的感觉”就会开始消失。如果你最终达成了任何形式的终极目标……那(被低估的感觉)就会彻底离你而去。

但我的经验呢?在你的脑海中,坦白说——从未消失。就我而言,这种感觉甚至没有减少几分。

2010年,我努力想让那5支球队对他们的选秀决定感到后悔,这种感觉没有消失。2011年,我拼命想要证明自己是一个更有价值的球员,而不是交易筹码,这种感觉没有消失。2012年,我努力和踝伤以及输球作斗争,这种感觉没有消失。2013年,人们认为我不值得续约,我努力想打出合同的身价,这种感觉没有消失。2014年,一些专家认为库里的风格在季后赛不管用,我努力想证明他们是错的,这种感觉没有消失。2015年,我努力想证明那些认为库里的风格在总决赛不管用的专家是错的,这种感觉没有消失。2016年,努力打破公牛的72胜纪录,这种感觉没有消失。2017年,我想弄明白勇士如何在3-1领先的情况下输掉总决赛,这种感觉没有消失。2018年,我尝试战胜一堆伤病,那支强大的火箭队和所有阻碍我们的一切,这种感觉没有消失。即便是在2019年,当人们试图埋葬我们历史级别的挑战时,我尝试跳出“坟墓”,这种感觉依然没有消失。

我心底的那根刺,依然还在,它正逐渐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过去的17年里,关于我自己,我想明白的最重要的一件事:被低估的感觉,或许是这个世界强加给你的,但如果你知道如何去控制它呢?

那就可以变成你强加给这个世界的感受。

我想得越深入,我就越发意识到这一点至关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需要发声的原因。这是我为什么要建立“被低估之旅”的原因。因为我已经拥有一个训练营了……而且训练营非常棒。但你猜猜,谁不会得到邀请?

我。

而且,我还要告诉你——我已经真的在那个家伙身上看到一些东西了。

别忽视他。

这孩子是一个杀手。

(文/斯蒂芬-库里,编译/罗罗)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政务新闻 | 工作动态 | 港澳要闻 | 海南要闻 | 财经 | | 资讯 | 报料 | | 焦点娱乐 | 娱乐新闻 | | 国内游 | 出境游 | | 滚动 |
港澳在线·www.gangaonet.com 版权所有
{"remain":4999827,"success":1}http://www.gangaonet.com/sports/2019/0111/76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