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国脚王珊珊:曾因贪玩被教练揍 29岁被逼婚却仍在赛场奔跑

时间:2019-06-15 10:00:55
来源:腾讯体育     港澳在线 www.gangaonet.com
字体:
她,是女足国脚,是绽放玫瑰,是中国女孩。今夏女足世界杯,腾讯体育带你《听她说》。

撰文/张楠

视频/夏伯翰

我叫王珊珊,人们都叫我”九球天后“,但我不会打台球,我只是一个喜欢足球的中国女孩儿。【聚焦女足世界杯】

那一年,我在一场比赛中进了九个球,其实我自己都没想到。

从小,教练告诉我要把握机会,然后多进球。但是我也没想到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那么多球,我只知道在这个位置,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了。抢点、包抄,这些都是平时训练的内容。

后来网友叫我”九球天后“,我也觉得挺形象的。真的特别感谢大家对我的喜爱,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都是大伙儿传得好。

打过排球的我,最终选择了足球

其实我踢球起步比较晚。小时候比较好动,身体素质也不错,我的小学是排球特长校,于是我就打了排球,打过两三年,快到初中的时候,老师突然跟我说:“你别打排球了!也长不了那么高,要不你改行踢足球吧!”

那一年,中国女足在玫瑰碗上绽放。我们都觉得踢女足真的很光荣。从此,我走上了女足的道路。

而我的漂泊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因为球踢的还不错,十三岁我初中,去了洛阳的学校继续踢了一年。其实我踢球真的算比较晚的,我一直觉得,如果我踢球早一些的话,可能技术会比现在更好。后来被选到了北京,在那里又是两三年,然后又去了天津。四处漂泊。

现在好像对于这样的生活都习惯了,但是刚离开家的时候,我的感觉就是恐惧。在北京的时候,我们住在体校里,有些北京的队友到了周末,就回家了。我们这些不回家的就凑在一起。那个时候,对家的概念没有强烈,觉得每天跟队友一起玩就很开心。反倒是现在大了,对家的思念也更深了。

我从小就属于放养型的,父母从来都尊重我的想法,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其实刚来北京踢球的时候,我父亲也犹豫了好久,毕竟在我的家乡,很少有女孩子出来踢球。教练当时也是试探性的让我和我爸商量一下,好几天,我爸都在琢磨这个事情,但最终还是决定让我踢球。

如果那个时候我爸不让我踢球,可能我现在就是另外一种人生了。

小的时候因为好动,我很贪玩,训练也不好好练,真的会被教练打。对踢球也没什么概念,就觉得跟小伙伴在一起玩儿,挺好。

但是随着比赛踢得越来越多,那种想赢的感觉就会越来越深。应该也是去了天津队之后,才有这样的感觉。可能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真正爱上足球吧!

第二个家天津队没了

都说我是女足锋线上的尖刀,但其实我最早可是一个踢后卫的,还是中后卫。边后卫、前卫我也打过。

直到2015年10月,我才真正算是一个前锋。教练说,这个位置需要我,我不能不去,所以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

最早是在天津队,教练有一天说,你别在后面踢了,去前面吧!我就去了。

我不是一个靠身体的球员,但是面对不同的后卫,我总能找到自己的得分方法。你们不知道那些身体强壮的后卫是怎么撞我,我天生就瘦,所以只能靠脑子和意识去在她们中间找到得分的机会。

你们只看到我赛场上光鲜的一面,却并不知道背后的那些痛苦。2016年我们在奥运会预选赛上获得了奥运资格,但就在那个时候,我腿伤了。后来我休息了八周,为了奥运会,我跑到北京康复,又是八周。前后就是四个月,奥运集训到来了。

那个时候的心情太复杂了,在法国集训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想,奥运会可怎么办。毕竟刚刚受完伤,训练不系统,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法用最好的状态去迎接比赛。奥运会就这么来了,一场接一场,我就是在这样的焦虑中完成的比赛。

那个时候压力很大,明明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劲儿,但是发挥不出来。好不容易等来的奥运会就这么结束了,我心有不甘。

但是这些年更让我觉得痛苦的还是我的第二个家——天津队没了。小的时候离开家不觉得,长大了好像归属感也强了。天津女足就像我第二个家,那里生活了十几年,比我在家的时间都要长。队里突然通知球队没了,要我们把东西都带走。家没了,能不难受么?

更让人难受的是,第二天我和韩鹏要回学校,也就是我们之前一直住的宿舍。我俩躺在床上,谁都睡不着,一直在发信息。看着熟悉的宿舍,第二天就要彻底跟它说再见,那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我也会被逼婚,初心始终没忘

刚踢球的时候,真的没想过自己能够成为中国女足的前锋。不断地更换环境,更换教练,比赛打的越来越多,好像都在驱使我,让我变得越来越好。

中国女足的大环境越来越好,这是真的。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在一直提高。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踢球也会越来越兴奋,想要坚持下去。2020年之前男足俱乐部都会绑定女足球队,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的方向。毕竟,我们女足的关注度不高,有了男足带动,肯定会越来越好。我一直这么相信。

今年,我29岁。可能很多同龄人像我这个年龄,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但是,我还坚持在赛场上。

其实,我自己也会考虑很多,家人总是会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啊?这无形中也会给我很多压力,但是我为什么还要坚持呢?可能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目标,可能一年,也可能是四年。世界杯一个四年,奥运会一个四年,我希望在自己有限的时间内,给自己定制不同的目标。

四年前,我完成了自己第一次世界杯。当时我想,要是能再参加一届奥运会就圆满了。但是圆满了之后,我就觉得为什么不给自己制定一个更高的目标,再参加一次世界杯呢?

踢球的女孩子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我们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然后我想证明自己,身体也没问题,尽管也经历了伤病,但是我坚持下来了,挺过去目标其实就离我更近了。

大家平时都觉得我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不太善于言表。其实,这些年经历了很多,在外人面前,我也更能够展现最真实的自己。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觉得我还是会选择踢球。如果不喜欢,不可能坚持到今天。最初,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但是在这个环境里时间越来越长,好像也真正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对,我会越来越热爱,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份职业,而是一种初心。

有一天,如果我不能再踢球了,那我一定还会继续在这个领域。也许是当教练,也许是做其他跟足球有关的工作,毕竟它已经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当然,到了那天我一定会多陪陪家人,毕竟这些年的陪伴太少了,我需要用未来的时间去弥补这些遗憾。

这就是我的故事。

往期推荐

王霜:1人1箱直飞巴黎因害怕自己玻璃心退役后想带支女足

女足队长吴海燕:和中国女足一起哭一起笑与姐妹们闯出世界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政务新闻 | 工作动态 | 港澳要闻 | 海南要闻 | 财经 | | 资讯 | 报料 | | 焦点娱乐 | 娱乐新闻 | | 国内游 | 出境游 | | 滚动 |
港澳在线·www.gangaonet.com 版权所有
{"remain":4999950,"success":1}http://www.gangaonet.com/sports/2019/0615/109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