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活社会资源 多方形成合力让校内课后服务“更上一层楼”

时间:2019-03-25 14:30:44
来源:珠海特区报     港澳在线 www.gangaonet.com
字体:

学生放学早,家长下班晚,孩子的接送问题一直是困扰“双职工”家庭的“老大难”。在今年珠海“两会”上,开展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被列为2019年全市十件民生实事之一。今年1月,珠海正式启动校内课后服务试点工作,成为许多家庭的“福音”,收获掌声一片。

如何将这件想家长之所想、急家长之所急的好事做得更好?连日来,市政协“委员议事厅”第三期聚焦课后托管问题,吸引了众多网友和政协委员踊跃建言献策。大家普遍认为,做好学生的课后服务工作,让其“叫好又叫座”,还需激活社会资源,创新多种形式,协调学校、家长、专业社会机构、志愿者等多方资源形成合力。

网友之声

开展好校内课后服务

需要多方合力

在“委员议事厅”第三期为期一周的民意征集中,网友们普遍对校内课后服务这一新政点赞,认为学校提供的课后服务更有保障,更让人放心。不过也有网友提出,做好校内课后服务,还面临着学校场地、设施、师资等方面的现实局限,需社会各方协力。

“jiay”和“舒@”等多位网友表示,校内托管是市委、市政府为市民做的大好事,但目前由于学校场地有限,学生在校内午托主要采用“趴桌子”的方式,长此以往,可能影响孩子身体发育。网友“晶了个晶”则建议,校内课后服务的实施应因地制宜,结合学校已有的人力、环境等因素开展。

网友“小风儿”“花花”等认为,老师日常工作已经“满负荷”,不应该给老师增加更多压力,建议设立更为人性化的机制,比如引入第三方专业社会机构、志愿者等参与校内课后托管,减轻老师负担,让老师把更多精力放在教学上。

还有网友认为,托管不是把学生留在学校看着就完了,还希望孩子在校期间有学习有收获,但受场地和师资力量的限制,一些学校很难为参加校内托管的孩子开展更丰富的课外活动,引入第三方专业社会机构有助于补齐这一短板。

委员支招

建立校内课后服务

优化反馈机制

“开展校内课后服务,是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帮助家长解决难以按时接送学生问题的重要举措,是进一步增强教育服务能力的民生工程。但从目前试点情况看,仍存在政策不够细,学校担心踩‘红线’,服务内容单一、课后服务学生人数增长引发师资不足等问题。”市政协委员、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教师吴清海指出。

吴清海建议,应进一步明确各有关部门对校内课后服务的职责,教育主管部门要担负起统筹管理职责,加强与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以及对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管理和指导,建立校内课后服务的优化反馈机制,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收集掌握校内课后服务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不断总结经验,完善该项服务,避免发生因噎废食、“一刀切”的情况。

对此,市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兼职副主任、市体育运动学校校长李东明深表赞同。在他看来,任何新鲜事物在试行阶段,一定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校内课后服务亦是如此。大家应该给予其一定的包容。“期待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边行边试,不断探索、不断完善。”

引入社会力量丰富服务内容

“校内课后服务不单单是盯着孩子做作业,还应当是素质教育拓展的平台。”吴清海指出,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教基一厅〔2017〕2号)文件明确课后服务工作要遵循教育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有利于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科学合理确定课后服务内容形式,可组织开展做作业、自主阅读、体育、艺术、科技及拓展训练、兴趣小组等活动。然而,不少家长发现,校内课后托管的内容并没有预期的那么丰富。

吴清海建议,创新服务机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引入第三方专业社会机构参与课后服务工作;充分发挥学校和第三方专业社会机构各自优势,兼顾学生课后看管和兴趣爱好,形成一校一品;同时发挥珠海高校资源较多的人才优势,共建实践基地,协同育人;广泛动员社会热心人士等志愿服务力量,共同做好课后服务工作。

对此,市政协经济委兼职副主任、珠海市海港电器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侯伟芳建议,可按照“学校资源为主,引入资源为辅”的理念,由学校和家委会一起公开招标,委托第三方专业社会机构进校参与课后服务工作。在服务内容方面,本校教师负责满足校内课后服务的基本需求,一些额外的特殊需求请第三方专业社会机构来完成,满足学生个性化需求。

“激活学校、家庭和社会力量,协同参与课后托管,有助于改变‘托管服务内容单一’的现状。”方芳举例说,可以通过公开招标引进社会上优质的培训机构或文化团体,开办课外兴趣班;也可发挥学生干部自主管理能力,配合家委会入校轮值制,协助开展校内课后服务的秩序维护、安全管理等工作。

因地制宜提供课后服务

“我认为校内课后服务目前的定位应该是:保证基本服务质量,努力提升服务水平。”市政协委员、市理工职业技术学校教研室副主任方芳认为,校内课后服务是一项关系许多家庭的大好事,体现了市委、市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心系民生、敢于担当的勇气和决心。但就目前学校的基础设施条件和配套资源看,要为大多数的学生提供高质量的校内课后服务尚不现实。

她建议,各学校根据自身场地资源情况,因地制宜地提供托管服务。例如,创新利用午间空闲的教室或活动室,为学生提供午休床位(资源不足的情况下优先满足低年级学生需要);将学校图书馆、阅览室、科学活动室等功能室,向不午休的学生(如部分高年级学生)开放。

强化安全监管保障学生权益

校外引入的第三方社会机构多是营利性民办机构,如何强化监管,保障学生的权益?吴清海建议,教育主管部门要加强对参与课后服务的第三方社会机构资质的审核和监督管理工作,严把准入关、程序关、监管关和考核关,切实保障学生权益;同时要强化对提供课后服务学校的检查,建立健全严格的规章制度,强化安全知识教育,制定安全事故应急预案等措施,消除安全隐患,确保学生安全。

在校内托管工作还未完全铺开时,校外社会托管机构该如何监管?对此,方芳认为,为满足学生家长更高的托管需求,校外托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有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去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是做好校外社会托管机构监管的标准和参照。未来一段时间,推进该意见的落地执行,加强各主管部门的监管力度,形成监管合力,将有力推动提高校外课后托管的服务质量。

采写:本报记者宋一诺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政务新闻 | 工作动态 | 港澳要闻 | 海南要闻 | 财经 | | 资讯 | 报料 | | 焦点娱乐 | 娱乐新闻 | | 国内游 | 出境游 | | 滚动 |
港澳在线·www.gangaonet.com 版权所有
{"remain":4999831,"success":1}http://www.gangaonet.com/zhusanjiao/2019/0325/9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