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家的“嗡嗡”声

时间:2019-08-25 15:51:05
来源:珠海特区报     港澳在线 www.gangaonet.com
字体:

/赵青新

王汎森以中国近现代思想史、学术史、文化史研究而闻名,比起《权力的毛细血管》《中国近代思想与学术的系谱》等论著来,《天才为何成群地来》看上去似乎学问不大,主要集结王汎森历年在多家报刊上发表的杂文和演讲、访谈,文字相对比较轻松,其论旨仍是半学术甚或纯学术的。

把这部作品形容为历史学家的“嗡嗡”声,是葛兆光的说法,来自书中《重访历史:寻找“执拗的低音”(与葛兆光对谈)》一文。王汎森曾经编著一部有关历史思考方式的著作,就叫《执拗的低音》。他认为,同一时间的历史发展是由多个层次构成的,有些是主调,有些虽然存在,却成了执拗的低音。葛兆光则强调怎样在“嗡嗡”的背景下烘托出主旋律。两位学者促膝长谈,侧重点不同,主旨一致。

主打文章《天才为何成群地来》,就是探讨学术环境的塑造。王汎森在阅读英国近代几位人文大师的传记时发现,以赛亚·柏林等人都很爱聚会,并非沉迷游乐,而是因为谈论往往能激发灵感。他们做学问是一起做的,一群人把一个人的学问功夫“顶”上去,也就是说,围绕着一两个重要的、有原创性的大师进行长期讨论,交互感染,一个人推动另一个人,天才就这样成群地来了。王汎森认为,这是我们的文化和学术环境所缺失的、可以借鉴的。亦可见,他提倡开放、有活力的学术氛围。

这部集子让我有感触的,还有两篇《假如我是一个研究生》的文章。王汎森极实在地分享经验:一个老师怎么训练研究生,研究生如何训练自己,写论文时应注意什么。这是细致的经验体会,更是一个大学问家对年轻人的点拨。全书皆透露着王汎森作为学界前辈的自觉关怀,也透露着他对人文学科的思考。从自序得知,依王汎森的主张,这部集子原定名《人文学科的危机》,因为大部分文章主要涉及当代学术的发展及人文学科的突围。王汎森始终认为,人文与科技应互为补充、互相对话,不应过于追求SSCI和KPI等量化指标,更不应忽略人文世界的复杂性、多样化。

历史学家并非随时随刻穷经皓首,有时也会写点细碎散漫、不那么学术化的文字,在放松的状态下更能见出写作者的真性情。王汎森当年就读普林斯顿大学,目前任职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员,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在他笔下,牟复礼、余国藩、杜希德等大学者面目清明。故人已逝,旧事须记,师长教诲犹在耳。如他所喻,师生之间的关系,有如“月印万川”,烙下的印痕,长长久久。

这部集子的各篇文章先后成文于一二十年间,现在摆放在一起,我们在阅读时能明显地体会到,王汎森始终在关心那几个紧密相连的问题,这种一贯性本身就具备了一定的思想意义。一旦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怎能轻忽这样的“嗡嗡”声?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政务新闻 | 工作动态 | 港澳要闻 | 海南要闻 | 财经 | | 资讯 | 报料 | | 焦点娱乐 | 娱乐新闻 | | 国内游 | 出境游 | | 滚动 | | 滚动 |
港澳在线·www.gangaonet.com 版权所有
{"remain":4999834,"success":1}http://www.gangaonet.com/zhusanjiao/2019/0825/125463.html